从电子屏幕手中夺回大脑

人类身上有这么多器官,大脑是最难控制的那个。不信吗?那么不妨来尝试做这样的一实验:

停止思考。

这四个字可以逼疯很多人。停止思考,我为什么要停止思考,我怎么停止思考,好的不要再思考了,停下来,可我这还是在思考啊……

我来告诉你一个秘诀可以停止思考:掏出手机,打开抖音。

事实上,电子屏幕在「废掉大脑」这件事上的效率之高是叹为观止的。

人的一天完全可以这样度过:掏出手机解锁、划拉几下朋友圈、划拉几下微博、划拉几下抖音、划拉几下今日头条、放下手机;打开电脑、刷几支哔哩哔哩视频、看看常去的网站、逛逛淘宝;掏出手机解锁、划拉几下朋友圈……如果你拥有 Xbox 或者任天堂 Switch,状况还会更糟糕。

在这个过程中,你的大脑是几乎完全停转的。你的手指驱动着身体做着这莫名其妙的一切。一天过完,今天的你和昨天的你没有任何区别。

我最怀念的日子就是高中时期——倒不是我有多想念当时的朋友和老师,而是在当时我们物理老师「虎哥」能把全班 90% 的同学讲睡着时,我可以伴着同桌的呼噜声安静地写日记。

我的日记并不是流水账一样记录了这一天发生了什么,谁给谁传了情书,而是攒机配置单、我想买的东西、我刚买的耳机、它的优缺点……你看,高中的时候我就已经入行了,只不过当时还不知道这叫「评测」。

高中的时候住校,每周只能回家半天,能碰电脑的时间算下来只有四五个小时,所以我每周都会用六天半的时间给自己写一个 to-do list,然后用这四五个小时完成。六天半中我的大脑可以思考很多东西,能够迸发很多灵感,因为没有电子屏幕干扰我思考;但最后的这半天,我像傻子一样盯着屏幕。

电脑屏幕让大脑停转,所以想要保持思考,必须远离电子屏幕。

手机放下、iPad 放下、电脑关掉、电视关掉,甚至耳机都要摘掉,Podcast 也不要听,把自己放在这样一个没有 Wi-Fi、毫无安全感、没有任何事物分心的状态。如果可能的话,用 iOS 的「屏幕使用时间」或者 Android 的「数字健康」来限制手机在特定时间内禁用所有 app,你没听错,所有,包括微信。

等着吧,灵感马上就来。如果怕灵感丢掉,找纸笔。

不需要多,每天一小时就够了。

为什么「媒体老师」都是果粉?

「媒体老师」是我们科技媒体圈的一个通行的叫法。也不知道这个圈子从什么时候开始,逢人就爱叫「老师」,本来带着敬意,但因为圈内一些恶臭收钱 KOL 的作风,如今已经略带讽刺意味了。但我们先抛开这些情绪,本篇文章中的「媒体老师」指的就是科技媒体行业的从业者。

因为工作需求,我经常要跑发布会。在发布会现场也难免接触一些媒体老师。你会发现媒体老师们只用两种手机:发布会当天发什么就用什么的,这是给厂商个面子;剩下的,清一色 iPhone。

讽刺的是,这些用 iPhone 的媒体老师,随后还要写文章说今天发布的这个 Android 手机怎么怎么好用,怎么怎么新潮。而他们用来写这些文章的设备,十有八九是 MacBook。

继续阅读“为什么「媒体老师」都是果粉?”

iPhone 2018 消费者报告

即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但是听到 iPhone 的价格正式突破一万的时候还是要感慨这一天终于来了。如果说去年花九千多买 iPhone X 是为了提前其他人享受先进的全面屏和辨识度,那么在如今刘海和手势已经烂大街的时候,为什么还要买 iPhone XS 呢?

通过这一篇《消费者报告》,我为大家彻彻底底地掰扯掰扯这三款机器。

继续阅读“iPhone 2018 消费者报告”

微软通用折叠键盘

把键盘做成折叠式,一下子让这个产品多了很多使用场景。比如在狭小的书桌上,你可以把键盘折起来,塞进抽屉,腾出空间来写字、画画;你可以给手机配一个便携的支架,在旅途中把 iPhone 变成办公神器。

这款键盘最大的特点已经写在名字里了,“折叠”。它的优点和缺点也都因“折叠”而存在。

继续阅读“微软通用折叠键盘”